李硯明
  l98l年4月,我從部隊複員後,被分配到榆次市檢察院(現晉中市榆次區檢察院),在經濟科當了一名法警。
  一天,科長叫我到辦公室去,跟老郭瞭解一個種西瓜的信訪案件。老郭在我眼裡,是一個非常認真的老太太,瘦瘦的,人很精神,每天上班,總是準時地坐在辦公桌前。老郭是一個省院的老檢察。現在年齡大了,身體又不大好,就在辦公室負責信訪件的處理和其他一些工作。跟我們年輕人說話,總是一臉的和氣和微笑。
  見了老郭,她拿出一封信讓我看。這是郊區公社北合流生產大隊寫來的,他們開頭寫的是“申訴”。信里說,年初一個外省的種西瓜的技術員到村裡來,聯繫種西瓜。他們雙方簽了合同,種植80畝西瓜,每畝的西瓜籽5元,又由大隊付給技術員部分生活費,共計900元。技術員負責技術指導和銷售,將來得銷售總價的l0%。現在西瓜已經成熟,卻不見了外地技術員,請求檢察院給予解決。
  見我看完了材料,老郭對我說:“小李,你看怎麼辦呢?”那時我年輕,剛到檢察院,哪知道該怎麼處理這樣“複雜”的案子。被老郭這一問,就順著常理說:“這技術員怎麼不要西瓜了呢?大隊不是知道技術員哪兒來的嗎,把他找回來不就行了。”老郭一聽就笑了,說:“恐怕沒那麼簡單。這個技術員很可能就是為了那種子錢和部分生活費,才說他能推銷西瓜的,現在人怕是找不回來了。”我一聽更覺得沒辦法了,老郭說:“這就要辛苦你一下了,到他們大隊去一趟,叫大隊書記和主任來,商量一下他們的西瓜怎麼處理。”
  第二天大隊書記和主任坐在辦公室的床邊,一臉的愁苦。老郭商量地跟他們說:“你們看,能不能分給社員們一些,再讓供銷社收購一部分呢?”他們又疑問地說:“那樣能行嗎?”老郭說:“不這樣處理,你們的西瓜怎麼辦?那個技術員,看來就不是誠心要負責銷售,這一點你還看不出來。現在去找那個人,不要說很可能找不到,就是找到了,他也賣不了。”
  我覺得老郭說得有理,就高興地說:“賣掉西瓜,解決了問題,集體也有個收入。”他們說:“當初也是想為集體有個收入,才聽了技術員的。誰知,西瓜長成了,他又不管了。”老郭看出了他們的顧慮,對大隊書記和主任說:“中央鼓勵社員發展家庭副業,活躍繁榮農村經濟,允許農民因地制宜,多種經營。你們回去跟社員們講清楚,這不是搞投機倒把,不能在村裡搞批鬥,要按照黨的政策處理好這件事。”大隊書記和主任聽了,高興地笑了,說:“我們回去,先給咱檢察院送一車西瓜來。那西瓜可好呢。”老郭也笑了,說:“好吧。不過,可是買你們的西瓜喲。”
  30多年過去了,這個西瓜案,老郭那對待同志和藹尊重的態度,和她那嚴謹的工作作風,讓我至今難忘。
  (作者單位:山西省晉中市榆次區檢察院)  (原標題:老郭智斷西瓜案)
創作者介紹

tiffany

po65powds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